沃恩·萨姆纳VonnSumner|感官世界
发布时间:2019-08-14 00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75


沃恩·萨姆纳

Vonn Sumner


沃恩·萨姆纳的作品特色分明,充满了冥想与寓意,作品常描绘一个在空旷背景中沉思的人物,这些有着长长鬓角的男人显然是艺术家自己的精神化影,他用不同的色彩与头饰来象征人物的不同心境,这些有着固定寓意的人物沃恩·萨姆纳已经沿用了十多年时间,创造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感官世界。


MOON (NOVEMBER), 2009, OIL ON LINEN, 24 X 24 INCHES



1976 年出生于美国旧金山的一个艺术家庭,曾就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是美国著名波普艺术家 伟恩·第伯(Wayne Thiebaud)的得意门生,2000 年沃恩·萨姆纳在获得艺术硕士学位后前往美国纽约,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工作了一段时间。2002 年移居洛杉矶并定居在长滩,开始了自己的艺术生涯。


BREAD AND CIRCUSES I, 2017, OIL ON CANVAS, 20 X 16 INCHES


这是艺术家、作家、电影导演克里斯托弗·蒙格(Christopher Monger)于2008年在加州萨默纳信号山美术馆(Sumner’s Signal Hill, CA studio)采访沃恩·萨姆纳(Vonn Sumner)的节选。

我和冯恩·萨姆纳(Vonn Sumner)是在洛杉矶的一群画家那里认识的。在我们关于绘画的无数次讨论中,我们经常引用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和西格马尔·波尔克(Sigmar Polke)驾车穿过阿尔卑斯山的故事,停下来欣赏风景,自问:“为什么我们不觉得我们可以再画这样一幅风景了?”当然,里特的反应是创作阿尔卑斯山的画-尽管这些画显然是基于照片的。

我之所以引用这句话,是因为当我第一次看到冯恩的画时,我认为他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今天怎么能成为一个不是”肖像画“的肖像画家?”所以我在采访开始时就想到了这一点。


WALL MOB, 2017, OIL ON CANVAS, 65" X 66"


CM:你的画是不画“肖像”就能介入肖像创作的一种方式吗?

VS:我并不认为它们是传统意义上的肖像画,但是,是的,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想:我怎么能在不画肖像的情况下画人物呢?

CM:但是我们觉得画一幅传统的肖像画有什么问题呢?过去的肖像画家显然认为“以前有过肖像,我只会继续画肖像,相信它们会不同,相信它们会是独一无二。”

VS:但是后来印刷照片出现了。


PINKO, 2017, OIL ON CANVAS, 20 X 16 INCHES

CM:就是这样吗?

VS:不是全部原因。但它是大量的结合工业革命,各种机器复制,文化观念的转变。绘画的角色改变了。

CM:如果你想记录一张脸,你可以直接去抓拍一张吗?

VS:是的,我认为对描述性的,纯粹具象的绘画的需求被消除了。但是,还有一些照片和画像,林肯的照片和绘画肖像就已经存在了-对于他的那些画,我更喜欢它们,而不是照片。所以我不认为照片完全取代了绘画的表现形式,我只是觉得那不是我从绘画中需要的东西。我想要一个广义的形象,但我对所谓的“现实主义”并不感兴趣。


AMNESIAC, 2011, OIL ON LINEN, 47 X 47 INCHES


CM:你所做的似乎是创造了一些空间剧场。虽然它们是有代表性的,但我并不把它们解读为“现实”——我知道,涉水入海的那个人是你自己创造的:你没有记录你在长滩上看到的东西。

VS:那个图像是我“看到”的-它不是客观存在的,但我“看到”了它.我的“心灵之眼”

CM:所以他们不是观察外部现实。

VS:它是观察、内在主观经验、记忆、白日梦等的结合。我能说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说,很多东西,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凭直觉摸索着试图理解我在绘画中的地位。我知道我需要画画,我想出来了。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因为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种生活方式。但是有各种各样的画,我的感觉是什么?这是一个努力寻找领域的过程,让我能够发现和发明一些个人的、有意义的图像。


SHIELD, 2009, OIL ON CANVAS, 12 X 10 INCHES


CM:哪种绘画对你的成长影响大,你欣赏哪一种?

VS: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父亲开了一家画框店,所以我近距离看了很多艺术作品。我的父母也带我去了博物馆,我记得我10岁左右的时候在伦敦的一场莫奈睡莲展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我是在海湾地区长大的,那里的海湾地区很受欢迎。我喜欢大卫·帕克(David Park)、迪本科恩(Deibenkorn)、内森·奥利维拉(Nathan Oliviera)等人,这些人试图与德·库宁(De Kooning)和贾科梅蒂(Giacommetti)等人发生联系,但当我试图这么做时,感觉非常做作——就像我试图重现那些画家的作品一样。


RELIQUARY, 2012, OIL ON CANVAS, 60 X 48 INCHES


 SILENT FORTRESS, 2012, OIL ON PANEL, 60 X 48 INCHES

我深爱绘画的材料,但最终我不得不超越它,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对我的意义。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表达的事情,但我不认为绘画是关于表面外观的。不是技术问题。现代主义的许多伟大之处在于明显的感官消费技术,以颜料为表面。


BEND_2011_OIL ON PANEL_14 X 12 INCHES


CM:对于那些经历过严格十九世纪的美学正式训练的人来说,他们把画笔放在画布上,让它看起来触目惊心,很震撼!

VS:冒险……但现在正好相反。

CM:是的。

VS:我父亲在60年代和70年代是一名画家,我就是通过他接触到绘画的:德库宁、克莱恩、罗斯科、纽曼和那些人。我不得不从那里学习艺术史。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对于抽象画并没有什么叛逆的地方——这就是你在银行看到的,这就是酒店大堂里看到的。矛盾的是,制作一个有形的图像是一种颠覆性的行为,我从很多老师那里得到了很多关于从形象上绘画的批评,从形象上绘画,制作形象等等。有些人对此不屑一顾。自从我离开学校后,一切都改变了,现在我接受了。


 PINK THEATRE, 2015, OIL ON PANEL, 24 X 24 INCHES


CM:重新学艺术史,那是什么感觉?你回到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身边,感觉“我回家了”吗?

VS:是的。“啊哈!”“我在纽约的时候,我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工作,周围都是伟大的欧洲现代艺术家;康定斯基、克利、阿尔伯斯和我在午餐时间尽可能多地步行到大都会博物馆,漫无目的地闲逛,只是想问:“这个时候我能看到什么?”“我发现这些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几乎没有守卫,大多是锡耶纳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有些是长方形的,有些像图标,笨重的原始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更像乔托,而不是皮耶罗。”我觉得他们很了不起,他们让我觉得很现代。我想,“为什么人们不像从漫画书中挖掘剧本那样,把这些内容拍成电影呢?”-太神奇了!“它与一些非常直接的东西有关,一个由符号、代码组成的系统,它们是原始的,对我来说,它就像朋克摇滚。”这些艺术家在技术上并不伟大,如果你把他们和委拉斯开兹和萨金特相比,他们是阿克沃德。你甚至会说乔托,如果你在做一个艺术级的量表。


NEO-BYZANTINE (SQUARE), 2015, OIL ON CANVAS, 24 X 24 INCHES

CM:在我上学的时候,艺术史就是这样教的-也许现在也是这样:它是关于技术精湛的,越来越好,直到优秀的艺术家说‘我们不用再做这些比喻的东西了,我们已经被打败了,让我们开始抽象化吧。

VS:是的,那是隐含叙述的一部分。

CM:这是一种感觉,艺术家们已经“把具象绘画磨损了”。对我来说,这种艺术大师式的叙述毫无意义,一旦你看到洞穴壁画有多好,它就会分崩离析。

VS:没错。我对委拉斯开兹这样的人的成就感到敬畏,我只是从来没有觉得有必要与他竞争。我更喜欢乔托或我提到的锡耶纳画家的笨拙。当我发现那些有趣的老画时,我想我的作品中有一种品质是我想要的,那就是诚实和认真。它与——我不会确切地称之为天真——而是直接的,交流。当我开始真正地观察和看到乔托、马萨乔和契马布埃的时候,我感觉我找到了尼罗河的源头。就是这样! ! !


CROWD_2016_OIL ON LINEN_66 X 60 INCHES


CM:我认为Cimabue是最后一位拜占庭画家,他是个跨界画家。乔托拿了一支刷子,试图摆脱所有拜占庭式的影响,但不能完全消除,当你到达皮耶罗的时候,它已经消失了。但你身上有一点拜占庭的味道。

VS:我很喜欢那种。

CM:我经常看到你之前画的那些有图案的墙纸和它联系在一起。


SOCK HAT LID HEAD, 2015, OIL ON CANVAS, 40 X 30 INCHES

CM:这些图案是从哪里来的?

VS:这种模式是试图解决抽象的全局性思想的结果。早期的弗兰克·斯特拉从波洛克出来。与我自己对如何获得非具象艺术的兴趣有关,我喜欢把它和具象艺术结合在一起。

CM:你以前的画倾向于小一些,它们变大了。有更大的工作室吗?

VS:在我搬到这里之前,我就想这样做了,我意识到我可以在这里做这件事。它来自于我需要打开它的规模。


WARRIOR, 2014, OIL ON CANVAS, 19 X 12 INCHES


CM:以前的小肖像画把他们带入了更古老的肖像画的谱系,特别是荷兰肖像画,霍尔拜因和范·艾克。你在看谁?

VS:当然,对于那些我脑海中有特定人物的画,也许霍尔拜因甚至皮耶罗·德拉·弗朗斯卡的肖像——戴着帽子的人。当我开始表现帽子的时候,我会去博物馆,看到到处都是戴着帽子的人的画像,奇怪的是他们不戴帽子的时候!如果你做一个统计分析,看看有多少人穿了衣服或者没穿,帽子就会赢。但是,说实话,对我来说,这些画不是关于帽子的,它们是关于形状、颜色和性格的。他们是对莫兰蒂和肖恩·斯库利的回应,就像对任何一位老主人一样。

CM:我们之前谈过你对罗马绘画的热爱。

VS:是的。我辅修了一段艺术史,研究了文艺复兴——《重生》(the rebirth),但没人说过重生是什么——当我看到罗马绘画时,我发现皮耶罗、马萨乔和乔托都指出了这一点,这是一种启示。我找到了一条线,感觉‘哦,是的,我想要加入。’


GAG, 2013, OIL ON PANEL, 24X20 INCHES.


CM:但值得称赞的是,你放弃了那些画法,空间、光线或颜色。你的画只能在抽象之后才会被画出来。这些画中的空间是现代主义的。

VS:我希望是这样,对我来说,画中的空间就是东西,就是“色调”——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切,没有它什么也做不成。我对复古不感兴趣。

CM:但是回到帽子的问题上,当我们看到乔托和皮耶罗的画作中的人物时,我们看到的都是很酷的帽子,但是他们的同时代人会读到‘哦,那是主教,那是红衣主教’,帽子显示了他们的地位。你所做的就是从那个方面来看,我们看那些画,不能“读”出帽子的意思。


VS:我认为这也是我们的文化时刻,有一个脱节。我认为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些东西——无论是通过人言还是通过媒体——我不认为我们都能以同样的方式解读标识。当我看到那些画时,我的喜悦就在帽子的显著性上——我不在乎它们意味着什么。当然,那个时候的人会知道那是主教,或者地板上的那朵花意味着他只有一个女儿,但是我对那些意义的难以理解吸引了我。

它是关于为观众创造一个视觉的、情感的、心理的空间,让他们有一种体验,如果这种体验是线性的,或者是文字的或口头的,那么我就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THE YEAR OF THE ELEPHANT, 2005, CASEIN ON PANEL, 40 X 45 INCHES


CM:没有必要画它。

VS:我不这么认为。它必须是超出我所能说的或说出来的东西。我确信这就是它的来源,因为我不知道关于这些的任何字面问题的任何答案。但这些图像对我来说是真实的,就像我能口头上说的一样。

CM:你可以把这些东西拍成照片:我们可以到海滩上去拍那个男人的照片,但那不会吸引你。

VS:一点也不。


DEPARTURE, 2006, OIL ON LINEN, 32 X 48 INCHES

CM:你本可以在下午把这张照片放大,然后把它框起来。为什么画它?

VS:因为我特别感兴趣的是绘画给我创造的空间和色调,以及这样的手工作画的过程。这是一种不同的时间和空间。

CM:这离再现还有一步之遥。

VS:绝对不是纪录片。一张照片总是带有记录片的品质,甚至是超现实的照片。摄影不能像一幅画那样让我感到不安,它必须特别地与某种空间和静止联系在一起。一张照片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你知道这只是一个瞬间,甚至是在Photoshop里拼贴的东西。你知道它是由字面上的东西组成的,还有一些关于绘画的东西,就是Magritte,de Chirico和其他许多人所利用的。我不认为他们选择使用绘画是偶然的-他们对电影和摄影有很好的认识,而对我来说,一张曼·雷的照片不可能像奇里科的那幅画那么丰富和神秘。这幅画的空间、时间和色调有些奇怪。


ADRIFT, 2006, OIL ON CANVAS, 24 X 36 INCHES

 容器——新绘画切片研究 

《库艺术》全新改版 

全新开本与排版方式,带来更佳阅读感受

收录国内最富特色画家个案

全新角度的主题呈现

乌尔里希. 克里博教授担任学术主持


 长按下方二维码获取此图书 

 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垂询电话:010-84786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