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风险高悬!康得新查实虚增利润119亿,证监会表态顶格处罚,深交所称严把退市执行关
发布时间:2019-07-06 04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51

“有一家、退一家,不姑息、零容忍”,绝不是一句空话!

7月5日晚间,证监会公布了对康得新(现为“*ST康得”)的立案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多种方式共虚增利润总额达119亿元,导致康得新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证监会已经向涉案当事人送达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拟对康得新及主要责任人员在《证券法》规定的范围内顶格处罚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同日,深交所也表示,继续依法从严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切实扛起退市主体责任,如证监会对康得新作出上述最终行政处罚决定,深交所将第一时间启动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流程。

康得新虚增利润119亿 证监会拟顶格处罚
▲▲▲

7月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公布了对康得新的立案调查结果,康得新在2015年到2018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共虚增利润119亿元。常德鹏指出,康得新所涉及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持续时间长、涉案金额巨大、手段极其恶劣、违法情节特别严重,拟对康得新及主要责任人员在《证券法》规定的范围内顶格处罚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19年1月,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新)因无力按期兑付15亿短期融资券本息,业绩真实性存疑,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质疑。证监会决定对康得新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立案调查。

经证监会调查,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共虚增利润总额达119亿元。此外,康得新还涉嫌未在相关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和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以及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违法行为。上述行为导致康得新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常德鹏表示,康得新所涉及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持续时间长、涉案金额巨大、手段极其恶劣、违法情节特别严重。证监会已经向涉案当事人送达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拟对康得新及主要责任人员在《证券法》规定的范围内顶格处罚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下一步,证监会将充分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意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进行处罚;对涉嫌犯罪的,严格按照有关规定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深交所:如证监会作出强制退市决定,将第一时间启动强制退市流程
▲▲▲

同日,深交所表示,将持续密切关注康得新后续进展,如证监会对康得新作出上述最终行政处罚决定,深交所将第一时间启动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流程。

深交所指出,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是资本市场实现优胜劣汰、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运行机制,也是出清市场风险、净化市场环境的基础性安排。近年来,退市制度持续完善。2014年10月,证监会发布《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实施重大违法公司强制退市制度。2018年7月,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进一步完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有关规定,强化交易所的退市制度实施主体责任。

按照证监会统一部署,深交所于2018年11月制定《实施办法》,同时修订《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等规则,进一步明确并完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实施标准和程序。根据《实施办法》第二条,重大违法强制退市主要情形包括上市公司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以及五大安全领域重大违法行为。2019年1月,深交所对*ST长生违法违规生产疫苗作出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决定,*ST长生成为《实施办法》颁布以来首家被作出强制退市决定的公司。

近年来,深交所不断深化退市制度改革,严把退市执行关,对触及退市条件的公司坚决予以退市,已形成常态化的退市制度安排和操作实践。2017年以来,深交所依法依规、顺利完成欣泰电气、*ST烯碳、中弘股份等公司的退市工作,有序推进*ST华泽、*ST众和及*ST长生的退市流程,有效化解市场风险,实现平稳退市。

深交所表示,将坚决贯彻落实证监会“四个敬畏”“一个合力”工作要求,聚焦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严把退市制度执行关,对触及退市情形的上市公司,坚持“有一家、退一家”的监管态度,不姑息、零容忍,努力净化市场生态,培育形成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维护资本市场长期健康稳定发展。

康得新将于7月8日停牌 或被强制退市
▲▲▲

当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根据事先告知书认定的事实,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股票自2019年7月8日起停牌。

此外,告知书还公布了对相关人员的处罚:

此外,证监会拟决定对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钟玉,时任董事、财务总监王瑜,时任资金部主管张丽雄,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证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证监会还拟决定对康得新时任董事、总经理徐曙采取 10 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证监会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二条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听证规则》相关规定,就证监会拟对相关人员实施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其享有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的权利。相关被处罚人员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经证监会复核成立的,将予以采纳。如果相关被处罚人员放弃陈述、申辩和听证的权利,证监会将按照上述事实、理由和依据作出正式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

康得新事件回顾:

今年1月15日晚间,康得新公告称,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18康得新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约10.4亿元),已构成实质违约。但康得新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账面货币资金约150.14亿元,现金余额高达143.13亿元。手握巨额现金却无法支付10亿的短期债务,外界对此感到不解。

1月21日晚间,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因公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公司股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自1月23日开市起,公司简称由“康得新”变更为“ST康得新”。

1月23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2月12日,康得新公告称钟玉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仍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4月30日,康得新发布了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同时,由于年报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6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

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50亿元,同比降低22.38%;利润总额3.43 亿元,同比降低88.2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81亿元,同比降低88.66%。年报中同时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 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

然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核对了相关的网银记录,显示余额与公司财务账面余额记录一致,但银行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 122.09亿元。

5月6日,康得新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康得”;董事会秘书杜文静辞职。

5月7日,康得新回复交易所问询称,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对会计师事务所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443,476.52元”。

5月10日,康得新再次回复交易所问询称,不排除公司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被存入康得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可能性。由于公司无法核查康得集团账户的现金流动情况,公司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集团非经营性占用。

5月12日,张家港市公安局官微消息称,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5月16日,*ST康得公告称,针对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签订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5月14日公司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下发《商务函》,指出协议因违反法律而自始无效,要求恢复相应子账户的独立性,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维护相关公司利益的权利。

5月31日,*ST康得公告称因资金流动性不足,公司决定2019年5月31日起暂停部分面向长期布局的业务和部分盈利状况不佳的业务。

7月1日,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肖鹏辞职。董事、副总裁侯向京辞职。

7月2日,监事会主席张宛东、监事高天辞职。

7月5日,*ST康得(002450)7月5日晚间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拟决定对康得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钟玉、王瑜、张丽雄、徐曙、肖鹏等给予警告并处罚款。拟决定对钟玉、王瑜、张丽雄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7月8日起停牌。

同日,深交所表示,深交所将持续密切关注*ST康得后续进展,如证监会对*ST康得作出上述最终行政处罚决定,深交所将第一时间启动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