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的偷拍业究竟有多猖獗?
发布时间:2019-07-05 00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85


“偷拍”是韩国电影[女警]的主题。


年轻姑娘被人下了药,全身动弹不得,迷迷糊糊中,有人拿摄像机录下了她一丝不挂的身躯,之后传到网上。她好容易鼓起勇气报警,刚把手机交给警察,精神就全面崩溃,跑到了马路中央自杀。


两个女警这才意识到,姑娘将手机交给她们,可能是想传递什么信息。


随后就破解了密码打开,果然收到一条消息,是姑娘衣衫不整的照片,下面还有一行字:超过3万赞,7月20日下午1点视频大公开。


[女警],受害者被人偷拍了私密视频牟利


原来,这是一场“数码性犯罪”,英文写作“Digital Sexual crime out”,指用隐蔽摄像头偷拍女性,进而制作SQ视频的犯罪行为。至于“点赞超过3万”,是偷拍者想借此增加自己的网站会员。


当然是在影射“胜利夜店事件”。


李胜利行贿逃税性招待,郑俊英下药性侵搞偷拍,但电影不仅仅是影射这一件,毕竟在偷拍成瘾的大韩民国,他们两个,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1999年,韩国网站Soranet成立。


这是个致力于偷拍的SQ网站,甫一露面,便吸引了100万会员,而韩国当时的人口也不过4600万。


用户自主上传视频,站长负责和美国的VPN连接,不断更新域名和服务器,并通过推特广而告之,来帮助用户躲过警告窗口和网警的侦查。


据“反偷拍组织”RPO统计,Soranet每天都有至少100张偷拍图片和30个偷拍视频被上传分享。


大部分来自酒店、厕所、更衣室、地铁车厢和电动扶梯,皆是未经对方许可的私密视频,也包括一些出于报复前女友的目的而曝光的不雅录像。


电动扶梯上的偷拍恶行


偷拍是Soranet的招牌,网站甚至拉横幅广告鼓励用户偷窥身边女性的日常生活。


从2001年到2016年,Soranet上的偷拍视频高达41400多则,而当中使其臭名昭著、暴露在警方和民众万目睽睽之下的,是首尔往十里汽车旅馆事件。


2015年11月14日,有位用户发了个帖子,内容是一张处在昏迷当中的女子的裸照,标题是“诚邀广大网友来往十里汽车旅馆性侵我女朋友”。


11分钟后,他又发了个帖,说刚才有用户来过,还问有没有其他人愿意来。


过后没多久,他再一次发帖,称有两名用户受邀前来,并承诺以后会定期举办这种活动。


RPO的一项调查报告称,像这样的性侵邀请帖,Soranet平均每天发布3条。而且,他们的会员门槛非常低,未成年人不需验证身份便可轻松创建账户。图为Soranet网站页面截图


好在女权主义运动组织Megalia的成员及时报警:“我希望这只是个恶心的玩笑,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请您调查一下。”警方才沿着帖子的定位,顺藤摸瓜,逐步追踪到了这个网站。


2016年,在美国政府的协作下,运营了16年、遭到无数次举报的Soranet被韩国警方彻底关闭。


创始人是毕业于首尔大学的洪氏夫妇和宋氏夫妇,其中,宋女士在逃往新西兰的途中被捕,洪先生虽有澳洲公民身份,但还是在2018年被拘留。


Soranet管理员发推,“我们正在关闭Soranet,并且没有恢复或者建立新域名的计划,所以不要让山寨网站骗你。感谢用户多年来对我们的厚爱。”


但可怕的是,就像郑俊英之于韩国众多偷拍者,Soranet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而且,如果说偷拍行为原来只在100万人当中盛行,那么警方后来将Soranet一举歼灭的动作,相当于反过来“煽动”了偷拍的风气,勾起了人们内心偷拍的欲望——韩国公众第一次大面积意识到:


原来,女人除了洗衣做饭,也可以用来偷拍。



2012年到2017年,韩国偷拍案高达3万余宗。


其中2015年,偷拍占韩国性犯罪的24.9%。2017年,警方接偷拍案6500宗,是2012年的两倍。


《朝鲜日报》的记者曾在首尔走访,发现公共女厕的隔间内到处都是小洞,且里面最明显的一条标语,不是“小心滑倒”,而是“小心偷拍”。女人们无奈,只好用卫生纸或者胶带封住。


首尔弘益大学附近的公共女厕内


首尔某公园内的公共女厕内


首尔地铁站的女厕内,被堵住的摄像头上用贴纸写着:请不要拍!


是真的。2018年,BBC记者劳拉·比克和友人一起到汉江游玩,想上厕所时,友人却提醒她:“上厕所前,最好先确认有没有摄像头正在偷拍。”


后来,许多韩国女性告诉劳拉,该国大部分女性上厕所前,都会检查周围有无疑似摄像头的东西。


因为此,BBC用了“瘟疫”一词形容韩国的偷拍文化。


2018年8月3日,记者劳拉·比克发布报道“South Korea’s spy cam porn epidemic”——韩国的偷拍文化就像一场瘟疫


韩剧《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第二季》,有个小故事就是女职工在厕所发现了偷拍者,请求公司能出面解决,男同事却说,“不要总想着把事情搞大。”


于是,偷拍的事被搁置下来,上厕所成了女职工的梦魇,“就觉得去洗手间很可怕


万般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在上厕所前反复检查周围有无可疑的洞孔,如果有,就用胶水、卫生纸或者是修正液堵住。


《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第二季》


的确,韩国的女厕可谓“十面埋伏”,反偷拍专家Son Hae Yeong在一档节目里展示过,连洁厕灵、马桶搋子都有可能植入一个像素极高的针孔摄像头。


韩国顶尖反偷拍专家Son Hae Yeong为观众展示洁厕灵也可以装摄像头


为此,警方专门设立了“女性放心保安官”岗位,负责巡逻公厕并用红外线检测是否安装了偷拍设备。


韩国女警用红外线检测女厕内是否有摄像头,但由于成员仅50人,只能每隔两三个月检测一次


但对于在随便一个路边摊都能买到针孔摄像头并能快速拆卸的偷拍者来说,此番检测,意义不大。


就算把厕所清理干净,地铁、公交、火车、酒店、更衣室、健身房、游泳池呢,怎么清理得完?


说到游泳池,韩国迄今为止影响最大的一桩偷拍丑闻就发生在他们国家游泳队。


2016年,一名参加过伦敦奥运和仁川亚运的男选手和一名参加了里约奥运的男选手在游泳池女更衣室安装了一个隐形摄像头,偷拍女选手换衣。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主教练引咎辞职,两名男选手也缉拿归案。但当警方问起为何偷拍时,他们居然回答:“对女性裸体充满好奇。


韩国媒体报道此丑闻,称其是国家之耻,网友也说“怪不得里约奥运韩国游泳队成绩低迷,原来心思都用到这里了”、“女选手们肯定有心理阴影了吧,那些视频真的都删光了吗”。


当然,酒店也是高发之地。


据《卫报》报道,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韩国有10座城市30家酒店共42间客房被安装了微型无线网络摄像头,且都藏在对准床位的机顶盒、扩音器、吹风机座架等位置,受害者高达1600人。


这些摄像头宽仅1毫米,且都被装在了保洁极少打扫的隐蔽之处,偷拍者还会即时测试安装、拍摄和传输是否妥当


不仅如此,这还是一起团伙作案,共4名嫌犯,他们除了装摄像头,还利用酒店的路由器将影像传送至设在美国的6个服务器内,并设置付费观看。


案情指出,4名嫌犯所建立的偷拍网站共有4099名会员,其中有97人是包月会员。此外,嫌犯还将这些高清画质影像刻成了803只影碟向外贩售,截至目前,警方还无法完全掌握影像外流情况,付费会员也无处可罚。图为日媒报道这4名嫌犯中2人被捕,另外2人被函送检方


粗略估计,嫌犯在运营该网站的5个月内,共非法获利7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41568.62元。


是的,偷拍已经成为韩国的巨大盈利产业。


《韩国时报》曾在报道中统计,一个专门分享偷拍内容的网站,每年可获利数千万美元。检察官办公室也指出:Soranet管理员在过去13年中非法赚取了数百亿韩元(折合美元800万以上)的利润。


2016年Soranet关闭,检察官办公室公布了其过去13年的非法盈利


因为此,自2018年5月开始,每月都会有数以万计的韩国女性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偷拍恶行,以及政府打击偷拍不力。


这是韩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女性示威活动,参与者高达7万人,一名叫埃林的示威组织者说:“妇女压抑的怒火已上升至沸点。”


酷烈天气下,她们拉着横幅,高举示威牌,一遍又一遍地大声谴责:


“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V!


“直接入狱,不要暂缓执行!


“我们的惩罚是在鼓励犯罪!


“所有的韩国男人都是罪犯——拍摄的人、上传的人、观看视频的人、冷漠旁观的人!


针针见血,字字掷地有金石之声。



中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曾有一篇名为“被偷拍的韩国女性”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开头便是“在社会主义优渥环境下生存的我们,无法想象友邦韩国正在经历一场多可怕的偷拍狂潮”。


社会主义优渥环境?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北漂夫妇在自如租房遭偷拍;青岛民宿卫生间装摄像头偷拍女租客洗澡;一级教师在学校公共浴室装摄像头;某外企高管康某多次约不同女性开房,并趁其不备拍下视频;


这样的事情只要略加搜索,比比皆是。


左图偷拍网站上的一些视频,右图是某外企高管康某偷拍的床帏影像


某游乐场,一男子举着手机明目张胆偷拍一女生裙底


成都地铁,新华社旗下中国经济信息社有限公司四川分社某领导将手机对准一女孩裙底偷拍


且和韩国一样,背后也是庞大的产业链。


新京报曾经报道过偷拍视频被明码标价的问题,虎嗅网也调查过,在社交平台中售卖此类视频,每人每月平均收入高达10万元。


偷拍得来的视频价位在183到388不等,甚至还有套餐


低成本,高盈利,就连量刑都很轻。


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10日,已经是我们国家能够给出的最高处罚。


在这一点上,我们远不及韩国。


根据韩国法律,偷拍他人将被处以5年以下徒刑或1000万元(约合人民币6万)罚款;对以此谋利者,判处7年徒刑和3000万元(约合人民币17.9万)罚款。


他们还特意制作了一条名为《更衣室》的短片,前一秒还是一个女人在换衣服,下一秒就成了一只女鬼怒视着镜头,上面还有两行字:“让被害女性走向自杀这条路的,很可能就是电脑前的你。


韩国警方为了警醒那些无良观看者,制作了一条视频


的确,韩国偷拍猖獗,屡禁不止,就是因为大量设在境外的网站和以偷看为乐的网民存在。


这样下去的后果是,无数女性因此患有精神疾病,超半数的女性因不堪其辱而自杀。且她们死后,视频还在大肆传播,并被冠以4个字:生前作品


像一个个被煮开的蛤蜊,盛在男人的餐盘上,被迫展示里面最私密的肉体。


正如[女警]中的罗美兰所说


但真正让人痛苦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每个人脑子里根深蒂固的“受害者有罪论”。


“为什么不锁门”、“穿那么短的裙子干什么”、“交往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对方会拍吗”、“一个女孩子喝那么多酒,表现得如此轻率”……


2019年了,韩国仍然是个十足的男权社会。


长期居住在韩国的英国作家James Turnbull写道:在韩国,如果男性喜欢一名女性,女性应该接受而不是抱怨。而男性不理解什么是“同意”,女性会为拒绝他人而感到内疚。


所以事情发生后,她们首先做的就是道歉,反而会忘记自己才是受害者。


《就算敏感点也无妨 第二季》


[女警]也谈到了这个问题,罗美兰问李圣经,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拼了命也要找到那群偷拍者,不是因为同样身为女性而愤怒,而是因为女人总说是自己的错,这种想法让她愤怒。


她不明白,被下药、被偷拍,为什么是女人自己的错。


[女警]


就像最近大连发生的“男子当街暴打女孩”事件,新闻一出,网络上除了对视频中男子的声讨以外,每个人都在提醒“女孩不要一个人走夜路”。


在我国,性侵害事件一旦发生,“女孩不要XXX”的句式便尤其多,没有人会说“男孩不要一个人走夜路”、“男孩不要挤地铁公交”、“男孩不要穿带裤链的衣服,如果带裤链,建议拆掉并用针线缝死”。


管好男性,让他们不去作恶,才是对女性最基本的保护,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就是没有人懂?


且不说女性作为人类拥有人身自由,就算没有,她也不可能完全不走夜路,更不可能因为不走夜路就平安一生。你妈也不可能。你只是把男性应当为暴力承担的责任,再一次推到女性的肩头


所以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吧。


这些事在中韩两国每天都在上演,而这两个国家的男人永远也无法想象,一个女人出生后,要承受多少危险和苦难,作出多少挣扎和呐喊。


这不是只要写两篇文章、喊一些虚拟口号、手动点个在看按个转发就可以解决的,这是一场革命。


不,不止一场。



影迷互动


最触动你的

现实题材电影是什么


请到文章末尾评论区留言

与更多影迷分享你的观影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