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最值得期待的国产电影一览表,邓超鹿晗吴京都有戏
发布时间:2019-06-24 00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38

受访者表示酷狗中断交易、不能按期结算费用,导致制作公司、主播和用户蒙受损失,其中制作公司的损失尤为惨烈。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武昭含   编辑|刘宇翔   头图来源|中企图库

 

“好想哭,一个多月了,终于见到阳光了!”看到多家媒体发布“酷狗致音乐人损失过亿”的消息时,经历了一个多月维权的音乐制作人赵颖(化名)用“守得云开见月明”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但,这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后续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

5月27日,一张音乐人在酷狗音乐广州总部拉横幅的照片在微博流传,照片中,白色条幅上分别印有“酷狗请还我们‘音乐农民工’的血汗钱”,以及“酷狗‘圆梦计划’致数百音乐人损失过亿”等字样。

28日,参与维权的音乐人与酷狗方面谈判了三个小时,但双方并未达成共识。29日下午,酷狗音乐首次正面回应维权事件,发表声明表示,在“星愿计划”(圆梦计划)活动中,酷狗接到了大量主播投诉,反映音乐质量不达标,有商家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获利,并表示“对不敢承诺音乐,不敢公开音乐制作明细,妄图用恶意行为混淆视听、浑水摸鱼的商家,将一律诉诸法律”。

这份声明并不能让维权的音乐人信服,参与维权的音乐制作人郑冰冰表示,音乐质量不达标可以打回来修改,但是拖一两个月不审核是酷狗故意为之,“为什么之前的几十首歌都正常结算,后面的歌就不理,商城说关就关?”

赵颖也对酷狗音乐的审核机制产生了严重怀疑,赵颖说酷狗方在3月25日之前一直都在审核,当时也有没有通过审核而发回来重新制作的歌曲,为何声明中质量差的歌曲会通过审核?“这是否说明酷狗审核机制不严格?是否是酷狗不买单的借口?如果有什么质量问题,请提出来,我们可以配合修改基于歌曲质量方面的问题。”

至于酷狗声明所提及的“大量主播投诉”,主播“Eryn圣香”认为酷狗此举是将主播“当枪使”,无论是demo还是成品录音,酷狗都经过了审核,有问题会来回修改,声明里说主播投诉歌曲质量是酷狗的借口。

酷狗发布声明后,《中国企业家》联系酷狗方面,希望对声明中“质量不达标”、“不正当竞争”进行详细说明,但酷狗方面一直未有回复。而酷狗音乐的母公司腾新音乐娱乐表示,对酷狗的事情不方便评论。

“圆梦”变“破梦”

事情缘起一年前酷狗推出的“圆梦计划”。

2018年,酷狗直播发起名为“圆梦计划”的活动,根据该计划,酷狗音乐的主播可以通过酷狗商城选择不同价位的歌曲,向粉丝发起众筹,粉丝每打赏给主播一份梦想音符礼物,主播不仅会获得提成,还会获得价值1000星币的星愿基金,完成众筹目标后,酷狗将根据星愿基金的总额,按50%比例提供歌曲制作费用,主播可以录制成歌曲上线。酷狗直播邀请音乐人工作室入驻酷狗音乐商城为主播制作歌曲,歌曲约3万一首,包括词曲版权转让、编曲、录音、分轨混音、母带的全套制作流程。

也就是主播发起众筹,粉丝打赏“募集”基金,主播不但从中获得提成,打赏汇成星愿基金,酷狗音乐提取星愿基金总额的50%作为歌曲制作费,由入驻的音乐人工作室为主播制作歌曲,而酷狗将获得歌曲版权。

郑冰冰提供给《中国企业家》的合同显示,合作事项中规定,音乐制作公司作为乙方,将其拥有除署名权以外的所有著作权全部转让给酷狗旗下的广州齐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齐鼓文化”),而该转让形式为酷狗独家买断,且不可撤销。工商信息显示,齐鼓文化的股东为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华强致远科技有限公司,即齐鼓文化为酷狗全资控股公司。

来源:被访者

从当时的计划来看,这一计划有共赢的效果:主播获得支持,制作人有订单,酷狗作为平台方,不仅能为直播业务储备优秀主播,同时也能收购大量版权。而买单的则是粉丝。

但事情并未如大家所设想的那样发展。据蓝鲸财经报道,多家音乐制作公司人士指出,今年2月份,酷狗对音乐制作公司的结算就开始不按时,但当时正值春节,并未引起过多注意。

3月8日,酷狗方面通知,将于3月25日关闭商城交易,已经发起的众筹活动,如果未完成众筹则不能获得圆梦基金,而完成众筹的主播则可以继续完成制作流程。3月22日,酷狗突然宣布商城“暂停交易”,并关闭了商城购买渠道,比之前的通知还早了三天。

因为酷狗中断交易、不能按期结算费用,导致制作公司、主播和用户蒙受损失,其中制作公司的损失尤为惨烈。

2018年11月,赵颖加入了“圆梦计划”,到目前为止她所在的公司已经下单了62首歌曲,总制作成本在140万左右,却只收回了12.6万元。根据酷狗音乐的制度,大部分歌曲从小样到后面的成品制作,都需要音乐制作方自己先垫钱,再等着酷狗结算。“按照酷狗规定的流程,词曲编曲后才可以安排客户录音,之后验证消费码提交成品,但是只要下单了,我们就开始制作,就会有大量成本产生。”

按双方《费用结算确认书》的约定,酷狗支付款项的时间应为:ISRC(中国标准录音制品编码)登记完成15个工作日内支付70%首款,做完版权登记后15个工作日支付尾款。然而,4月4日酷狗彻底关闭了商城,许多挂在商城上的小样、制作完毕等待审核的歌曲都没了着落。

郑冰冰5月22日曾在微博声讨酷狗音乐,他表示经过第一次维权后,酷狗结算了70%的费用,但还差230万的费用没有结算。虽然酷狗没有结算尾款,但作为公司的老板,他必须给参与项目的作词人、编曲人、混音师、录音师、和声和乐手付钱,对他来说压力很大。

据郑冰冰不完全统计,37家音乐制作公司销售了3000多首歌,仅其中十几家未结算的款项就达到3000万。“粗略估计的话,活动未结款应该上亿了,都是制作公司垫的钱。”

 来源:被访者

微博认证为“音乐制作人”的博主“周鑫儿sinny”,3月5日还在宣传其工作室制作、齐鼓文化发行的单曲《多么在乎你》,一个月后她在微博痛斥酷狗音乐违反约定,并透露至今为止,尚未结算的歌曲达到3000多首,涉及92家制作公司。

这次维权的结果是酷狗做出了“结算价格和流程不受影响”的承诺。随后周鑫儿sinny删掉了这条微博,并表示作为幕后音乐人,只想做歌曲养家糊口,仍旧对酷狗怀有信心。

赵颖说自己也收到了这样的通知,但酷狗并未履行承诺。赵颖提供的一份酷狗在今年4月下发的内部通知显示,由于客观因素制约,暂停音乐商城,并给出了音乐制作方两个选择:3000元/首歌转让词曲版权,或者10000元转让词曲版权加录音版权。

对于这样的选择赵颖难以接受,“我们已经按照3万~5万的定位质量去制作了,即使是这个价,我们的利润也只有20%。”

受访的制作人表示,出于对酷狗音乐的信任,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郑冰冰说,“腾讯音乐上市了,酷狗也是大平台,应该不会乱来。”周鑫儿sinny也表示,“我们是信任酷狗才自己垫资,我们是供应商,却被酷狗一直当成自己的员工般欺凌。”

三败俱伤?

制作人与平台的纠纷,让酷狗主播的境地也变得十分尴尬。一位主播在接受蓝鲸财经采访时表示,“作为主播,也很委屈。实际情况就好像是在网购,买家付了钱,卖家也发了货,但货被电商平台扣住了,说你不能发给买家。”

面对这一状况,酷狗方面给出了不同的解释。4月23日,酷狗直播CEO谢欢曾发布声明表示,活动进行过程中发现一些音乐商家有标高作品价格嫌疑,并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为诱导主播,导致不公平竞争,让歌曲价值缩水,作品质量下降;更有商家冒充词曲作者签名,导致平台无法证实词曲版权的合法性。因此,为最大限度降低用户损失,平台提前结束活动盘点数据,查明真相。对于遵守平台规则、顺利完成众筹、制作的优质歌曲,将在完成制作后,正常入库结算发行。

来源:被访者

酷狗方面的说法显然没能说服音乐制作人们,才有了5月27日的拉横幅事件。

天津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毅娴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认为,酷狗旗下公司与音乐制作公司签订的合同中没有对歌曲质量不达标和著作权纠纷进行限定,现在单方面终止活动、不支付款项的行为已经构成单方面违约。

对于酷狗单方面关闭交易通道的做法,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赵虎认为,酷狗提前关闭交易通道违反了相关民事法律的规定,各方在酷狗这个平台去交易,但平台提前关闭通道,会对交易各方带来损失,“由于损失是由酷狗平台造成的,相关责任人要依法承担责任”。

29日晚,在看到酷狗直播最新声明后,一位在酷狗直播两年的主播对《中国企业家》表示,酷狗官方通知3月25日结束活动,作为酷狗直播的老主播,粉丝在半年内为其筹集了16万人民币出歌曲,于3月15日筹集完并购买一支价值3万元的单曲,“之后与商城购买的商家达成一致,选取小样,发送消费码,但最终却没有录制成功”。该主播还透露,活动后期有很多主播自费达标完成出单曲的价格要求,但是最后也录制不了了,对此该主播希望酷狗能尽快恢复后台,给主播与粉丝一个答复,做一个有诚信的平台。

对于酷狗“主播反馈音乐质量不达标”的最新回应,赵虎认为,有推卸责任的嫌疑,“如果歌曲已经通过酷狗审核,那说明该歌曲是符合酷狗质量要求的,那其他举措都是借口,其目前的回应违反了诚实性原则。”

更严重的问题是,制作公司的收入、主播提成源于主播粉丝参与众筹所募集到的基金,这笔资金早已经到酷狗音乐的账上,而酷狗音乐以各种理由不予结算,也并未告知基金实际使用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