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别得让人害怕的摄影师丨AntoineD\\\'Agata
发布时间:2019-06-19 05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9

Antoine D"Agata

1961年出生于法国马赛,22岁时离开法国

2004年加入玛格南图片社

如何介绍Antoine D"Agata呢?毋庸置疑,他是特别的,甚至,特别得有点让人害怕。

Desordre

Antoine D"Agata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时期建立的劳动灭绝营之一,被称为“死亡工厂”。Antoine D"Agata前往了它的遗址:波兰南方的小城奥斯威辛。

在1940年至1945年期间,纳粹党卫军和警察在这里谋杀了大约110万人。Antoine来这里有两个目的,反思与看灵魂。由于他的作品带有满满的私人性,于是我们尽量用他的语气来描述这些照片。



这个小镇很普通,沉默,静止,像个历史的同谋。石楼、瞭望塔和铁丝网组成了一个没有界限却限制的空间,给我一种“我不在场”的错觉。

我来这里是因为负罪感。强迫性的回忆过去的痕迹,再将其叠加在眼前的图像上,只有这样,我才能隐约看到我良心的碎片。


事实上,记录这个地方毫无意义,挫败感袭击着我。


这些兵营被重建,铁丝网被修理过,作为一个游客,我像是被它上了一堂历史课。而历史的重建,无论多么精确,仍然是虚幻的。

逻辑崩溃了,思想也崩溃了,这里的雪景,像是被什么稀释了,迷茫一片。

从《Desordre》我们能感受到他的疯狂和高度紧张感,这种感觉也袭击着他的每一部作品。不得不提,他的更多作品经常是在酒精与性的过程中完成的,这也是他让人恐慌的原因了。

失眠

Antoine d’agata


我和一个挚友一同旅行,他病得很重,患的是艾滋病。我们都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旅行了。他不停的拍摄,好像想留住些什么,他试图捕捉每一个微小的细节,我不能说他拍下了多么好的东西,他只是试图活着,试图和世界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的这一周,我只拍了很少的照片。我记得有一天,我和一个女孩子一同醒过来,我不知道她是谁。前一天晚上我喝醉了。早上我给她拍了一张照片。我还拍了一群走在街上的孩子,和一些士兵。


意大利 巴勒莫 1998年


埃及 开罗 1999年

墨西哥 朱阿雷斯城 2000


我的工作与亲密关系是同时进行着的,我拍的东西也很大程度的取决于我的亲密体验,对人的亲密体验,以及对世界的,我们都是混在一起的。


德国 汉堡 1998年

法国 巴黎 2001年

法国 巴黎 2001年


《失眠》展示的是一个在迷雾中的黑色世界,这里弥漫着性、酒精、药物和混乱。很多摄影师拍摄吸毒者、艾滋病患者,他们的拍摄是带着距离的目光介入的,Antoine是切身体验。没有道德,没有判断,没有措施,相信没人会鼓动这样的混乱,他说,这样的黑夜无可避免的带来痛楚。


我指的是毒品和乱性,这些给我的生活、大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精疲力尽,但我依旧认为,我应该继续记录下这种生活。


大多数人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混乱,可这种人类情感和行为是真实存在的。我很恐惧,恐惧本身也是一种体验,我想我是在享受濒临灭绝的死亡过程吧。


若你无法理解《失眠》,甚至无法理解Antoine d’agata的所有,那可能恰恰说明你的幸福,这世上很多黑暗角落我们连想象出来的能力都没有,也不愿意想,阳光很明媚,何苦呢。但是有些人就会像Antoine d’agata这般,把自己放在体验世界的指挥者的位置上,展示生活的可怕,也向世界展示灵与肉。

在浩瀚宇宙中,我们多数人是求得一处安身之地,他们则是暴露自己。

More...
不认识他,会很遗憾丨Thomas Hoepker

被意外枪毙的中国摄影先驱丨沙飞

被普京吓哭、暗访斯诺登的元首摄影师丨Platon

最受争议的少女摄影师丨David Hamilton:并非纯洁无瑕

- End -


版权 | 浮图网

编 辑 | 黄怡猫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 文艺连萌 •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