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宝藏一般的三十年,到八十岁都聊不完
发布时间:2019-06-05 09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1

APP Store 排名第一的家居杂志



虽然日本告别平成时代已经快两个月了,但这部花费了三十年写就的编年史留下了太多值得讨论的篇章。正如从《红楼梦》里可以单独列出一部服装史或者美食演义那样,平成时代在设计、文化、时尚等方面,都自成一派庞大景致。在尝试透视这种种景致之下的细枝末节时,记忆的镜头由远及近,一个精彩时代的影像逐渐清晰起来。



01

留住平成最后的“信物”


数月前,平成时代即将迎来完结,日本不少品牌应时应景,推出了特别版本以表纪念。


日清杯面


罗森便利店薯片


咖啡品牌 Georgia 杯缘子


全家便利店橡皮擦


相比之下,玩具行业的纪念方式更直白——把已经停产多年的经典款重新送入人们的视野。


Tamagotchi 电子宠物


四驱车


Pokemon GO抓抓机


美少女战士月光变身盒充电宝


复古玩具销声匿迹的这些年里,不断有新生代玩具诞生,它们构造复杂,做工精巧,却很难像当年的“老古董”们一样制造出一种情感依附力。



02

从任天堂Game Boy到无脸男手办


1989年4月,任天堂发布了初代Game Boy,四四方方的身形里,藏着一代人的通关血泪史。



随着Game Boy一起变成经典的还有《超级马里奥》《塞尔达》《Pokemon GO》等等一系列游戏,清晰度欠佳的矢量图案,是许多人心中最美的景象。


前几年,有玩家以第一代任天堂Game Boy为样本,设计了一款它的升级版,增加了1080P显示屏,也赋予了按键更强的操控性能。



十一年后,任天堂在秋叶原发布PS2,仅三天就售出98万台,等待购买的队伍峰值人数一度达到五千人。



PS2已经能让游戏画面达到一定的立体程度,基本上每个玩家都能在游戏里找到自己的“理想型”对象,不少游戏甚至设置了剧情,乃至过于投入的年轻人久久不愿抽离。


▲PS2游戏《零:刺青之声》


游戏机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末,和它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宅文化”的源头却在更早的1970年代。日本社会学者中森明夫在《御宅的研究》中,首创“宅”的用法,来形容不愿出门、同时迷恋漫画、动画、女演员、模型、铁路等兴趣领域的人群。


▲典型御宅族的卧室


细腻的绘画笔触和动人的剧情让日本动画在兵临城下时轻松俘获人心。


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上映于平成13年(2001年),创下308亿日元的票房纪录,至今依然保持着日本最高电影票房纪录。



每一部成功的动漫作品背后,都孕育着若干座巨大的手办工厂。并且,你永远无法预料动漫里的哪一个角色会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手办模型。


▲《千与千寻》里的无脸男被制成了形态各异的手办。


▲《海贼王》手办


▲《龙珠》手办


▲《灌篮高手》手办


家里至少要有一个装满手办的展示柜,是平成宅男最后的尊严。




03

设计,日本的活名片


八十年代的日本设计界面临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重装饰和品牌性已然成为主旋律,另一方面,日趋严峻的能源危机导致物价上涨,消费者既不想放弃高品质又无法接受高价格,于是,无印良品就这样诞生了。


▲1980年,无印良品有了第一张海报。


无印良品的英文MUJI,意为没有花纹,后来被延伸为“没有品牌”,这显然和当时的主流走向相悖,所幸,后来无印良品争气地取代了主流走向。



无印良品的收纳床是必入清单里的常驻单品,双人尺寸的收纳床连行李箱都放得下,在收纳箱的底部预留了透气孔,以便排出湿气。靠近外侧的空间可以用来放置书本、衣服、寝具等,最大化地将床体空间利用起来。



又如这种超声波香薰灯,在那个香薰还不流行的年代,成功地进驻了许多家庭的卧室。表面材质属于磨砂质地,可以搭配精油使用,香气扩散效果棒呆了。


几个月前,2020东京夏季奥运会主火炬公布,连同设计者也一并揭晓,正是大名鼎鼎的吉冈德仁。



东京奥运的火炬点火口形状可看作是几片硕大的樱花瓣。


过去三十年间,吉冈德仁不断拓展自己的设计边界,从不给想象力设限。



这款面包椅用了吉冈德仁最爱的乳白色,触感松软,可以很好地借助外力,把它转变为人体所能感知到的舒适体验,已被蓬皮杜中心作为永久珍藏品。



他还为三宅一生设计了几何椅,有几种颜色,以挤压的六角几何形状为初始形状,通过 3D 建模得到了立体的形状,搭配纯色布料,同时具备渐变色效果。


吉冈德仁的导师仓俣史朗对日本当代设计的影响来得更直接,被称作性冷淡风格的鼻祖。



仓俣史朗曾经公开表达过对抽屉的迷恋:“我常在里面装满玩具、陀螺和彩色卡片,那是我的秘密财宝,我喜欢把我的手放在些零乱的抽屉中乱翻。”这个叫Slide的抽屉柜,身形分外妖娆,如同一座小型雕塑。



另一个设计作品甜心椅线条洗练,把镀铬的扶手和靠背相结合,夺人眼球。


当仓俣史朗向世人输出简明而独特的设计观时,日本建筑与工业设计教父黑川雅之用他的审美意识构建起一种全新的秩序。



这把椅子被纳入Nextmaruni计划,这一计划集结了大量日本著名工业设计作品,始于2004年。可以看到,椅子的框架与座位破天荒地被分离开来,配色大胆活泼,毫不落俗。



黑川雅之在作品EGON里加入了铅,这样用手就能使其弯曲,通过氧化作用,使颜色发生变化。摸上去是瓷砖材料,却能轻易弯曲,形成奇妙的观赏效果。


2002年,Nendo设计工作室成立,从此在每一届红点设计奖评选中,多了一位获奖专业户。



Nendo设计的吊灯花洒结合了照明和洗浴功能,灯罩龙骨用水管做成,底部布满了犹如花洒喷头的小孔。在没开启淋浴时,会发出柔和的灯光,装饰感极强。



这款“鸟鸣”系列花器,灵感来自在天线杆上多嘴的小麻雀。



花器本身形似小鸟,尾部微翘,“腹部”稍微隆起,凹口处安了磁铁,牢牢固定住花器,还配有不同颜色,简洁有趣。




经过了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充分发酵,平成时代的影响力还会震荡出一圈又一圈形态美好的涟漪,我们将在新一波创新浪潮的助推下温故知新,并期待富有日本特色的美学文化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美好生活的启迪。


图片来源于网络

撰文:刘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