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高中课改“选”出高质量
发布时间:2019-06-02 23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1

  杭州绿城育华学校学生在上雕刻选修课。资料图片

  ■写好教育“奋进之笔”特别报道 落实 落实 再落实

  不久前,杭州绿城育华学校国际文化节启幕,来自德国、日本等友好学校的师生与中国学生一起,在科技、体育、艺术、商贸等多个领域同台展演。短短一周时间,外国的同行们不住惊叹:没想到中国的学校有如此丰富的课程,中国学生太厉害了!

  一枝独秀不是春。如今走入浙江的高中校园,尽见课改带来的满眼芳菲。选修课程多而精致,教学方式活而高效,课改催生的新的高中教学质量观渐入人心。

  7年前,浙江怀揣“把学习的选择权交给学生”的信念,在全国率先启动了深化高中课程改革。7年后的今天,“选择性”课改枝繁叶茂,果实可摘。

  选课选出了“花样年华”

  早在2010年,浙江教育人也曾发出一声惊叹。

  当时,浙江省教育厅考察团走访了芬兰一所只有20多名教师、200多名学生的中学,发现该校竟然每学期开设有200多门课程。相比之下,国内中学开设的课程寥寥无几,学生几乎没有选课的自由。

  千篇一律的高中教学只会在高考的独木桥上越走越窄,必须得改!

  2012年,浙江率先启动深化高中课程改革,必修课由116个学分减少到96个学分,选修课由28个学分增加到48个学分。高中生人人有自己的课表,能有机会学习自己想学、有能力学、学得好且对实现自己志向有用的东西。

  “高中教学的新时代开启了!”杭州绿城育华学校校长陈建国内心涌动着一股热流。该校生源一般,非高考“大户”。然而新课改给了每个学生选择的机会,也带来了更多可能。

  在本不宽裕的教学空间里,学校硬“挤”出一幢学科教学楼,开辟了茶艺、雕刻、微电影制作、黄酒酿造等十几个选修课专用教室。在研习茶艺的“嘉业寨”,古朴的装饰尽显“中国风”,一期培训下来,陈梓瀚拿到了初级茶艺师资格。在魔幻化学社,徐卓立爱上了“自助实验”,自己得出的配方远比枯燥的化学方程式更加有趣。在政治选修课上,姚晓宇是“一站到底”“新闻连连看”的高手,略带娱乐节目风格的学习更符合高中生的口味。

  选修课怎么定?学校的原则是学生说了算。只要有7人以上报名,学校有条件就得把课开起来。目前,该校选修课有70多门,每周每人4个课时,900多名学生真正做到了人手一张课程表。“以前是一个班当一个人教,现在是一个人当一个班教。”陈建国说。

  因为高中的那次选课,绿城育华学校学生李佳泽、吴昊爱上了导演和拍摄。2016年他们收到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还技术入股了一家专业影视公司。他们的人生,就像手中的镜头,从此色彩斑斓。

  “选修课是深化课改的重点和难点,丰富多彩的课程是自主选课的前提。”浙江省教育厅党委书记、厅长陈根芳表示,拥有百门以上选修课的学校不在少数,部分较为热门的课程,学生必须“秒杀”才能抢到。

  有别于以往历次的课程改革,学校头一回站在了改革的中心。所有高中必须从学校定位、师资实际和生源特点出发构建自己的课程体系。针对一些学校出现的盲目追求数量、碎片化倾向明显的问题,浙江以学科为轴心分层分类建设选修课程群。针对农村普高及薄弱学校课程资源薄弱的问题,浙江建立了“高中选修课平台”,供全省高中免费下载使用。截至去年底,已上线课程1384门,总访问量超过884万人次。

  据一份对万名浙江学生的调查显示,选学7门及以上课程的学生超过一半,喜欢修习选修课程的学生占83%,绝大多数学生认为选修课程能满足自己的兴趣与特长发展需求。

  走班走出了“精准教学”

  “课”是选出来的,“学”是走出来的。

  按照浙江的课改要求,选修课选的是不同的门类,必修课选的是不同的层次。两者加上学生高二时的选考科目构成了课改所提出的“选课”,与之相匹配的便是“走班”。

  每周一早上,浙师大附中高二(17)班学生施贺文对着课程表开始准备。第一节政治课在高二19教室,第二节历史课在高二12教室,第三节英语课他被分到了C班,要去高二16教室……

  除了早读、午休、晚自修和集体活动在行政班,施贺文每天都要走班不同的教室,因为那里都是和他志同道合或者水平相当的同学。“和初中时的学习相比,走班后明显感觉到老师的教学更有针对性,学习的效率提高了不少。而且老师不会拖堂,否则就影响到下一节的走班。”

  从高一开始,浙师大附中就对学生摸底,根据不同的知识能力水平分为A、B、C三个层次的教学班,学生到指定的教室进行走班。“我们并非给每个学生打上成绩的标签,而是实施有针对性的教学。在对三分之一家长的问卷调查中,这点被普遍认可。”校长何通海说。

  走班后,教学班主任成了教学管理的第一责任人。按照学校的要求,A班要扎实基础、细化知识。B班要胜任教学,提高质量。C班则要有一定的教学艺术。同时,为了弥补行政班被弱化的一些功能,学校成立了成长导师团队,每位导师与5—15名数量不等的学生组成高中三年稳定的伙伴关系,对学生进行点对点的思想引导、学业辅导、心理疏导和生活指导。

  作为浙江最早实施走班教学的学校之一,浙师大附中还创新出“分项走班”,即在选考结束后进行语数外的复习时,按照知识模块开展走班。从高一入学到高三毕业,可谓是“一走到底”。

  几年下来,浙师大附中的走班制“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师生。学校教育教学质量创出新高,越来越多的学生被心仪的高校专业录取,教师在公开课、课题、论文、教坛新秀等评选中屡有斩获。“我们能取得这般成绩,不得不说是制度的优势。”何通海说。

  据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介绍,浙江高中实行分层分类走班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全员走班。保留行政班,语数外实行行政班教学或分层走班教学,选考科目实行全年级走班。二是分步走班。保留行政班,年级规模较大的,把同一年级分为不同学部,在同一学部内语数外实行行政班教学或分层走班教学,选考科目同一学部内所有班级走班。三是“2+1”走班。部分学校高二年级按照两门共同选考科目重新组建班级,语数外和两门共同选考科目按行政班教学,余下一门不同的选考科目走班教学。

  评价启动了“生涯按钮”

  阮妍希,现就读于浙江理工大学人物形象设计专业。高一进入浙大附中后选择加入动漫社。“原来在文理科之外,还有一条道路,叫作艺术。”高二那年,阮妍希选择了艺术方向,“如果没有高中的那段经历,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现自己所热爱的东西。”

  给学生充分的选择权,尊重学生的选择并最终体现在评价中,这是浙江高中课改的核心。

  从2017级高中学生起,浙江省学考与选考实行分卷考试,考试安排在每年1月、6月举行,两次考试以最高成绩录用。这意味着学生在高二的第一次选考前,必须确定专业方向。

  在浙大附中,10多个“生涯发展规划”教室为学生打开了选择之门。戴上VR眼镜,可以观看医生、飞行员的工作场景。手持AR设备,可以设计一栋简易建筑,并在一旁的3D打印机上打出模型。4名生涯发展导师定期为学生上辅导课,新生入学前还会到浙大体验多个专业。

  校长申屠永庆对记者说,新高考改革以来,名校不再是学生升学的唯一标准,能考上喜欢的专业也是一种高质量的升学。“教师的观念也在发生转变,从班级分数转移到了学生个体,这些年教师们基于学生研究的课题市级以上立项的有30多个。”

  目前,浙江高中从高一阶段起就开设生涯规划相关课程,每个学生配备有专职或兼职的生涯规划导师,校外建立学生生涯规划体验基地,帮助学生多渠道了解和体验不同专业及职业特点。有条件的学校借用成熟的测评工具对学生的人格特征、兴趣偏好、职业倾向等内容进行测试,并为他们建立成长档案。

  7年来,“选择”可谓是遍地开花。全省初中阶段开始推广综合素质评价改革,给中考增加了“素质分”。据调查表明,浙江90%的教师、98%以上的学生喜欢学校开设丰富多彩的选修课程,新课改正被师生接受。

  继续深化课程改革培养更多创新人才

  本报评论员

  课程是塑造学生的载体,在人才培养中发挥核心作用,符合素质教育要求的课程体系指向的是每个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究竟是让每个学生都学习同样的知识,还是让不同的学生学习不同的知识?2012年,浙江率先启动了以“把学习的选择权交给学生”为主轴的高中课程改革,结出了斑斓硕果。

  浙江的高中课程改革可圈可点。横向分类,调整课程结构,减少必修课学分,增加选修课学分,增强了学生的自主选择权,变所有人一张课表为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课表,满足了不同爱好的学生对课程的自主选择;纵向分层,根据学生知识能力水平,实行分层分类走班,实现了有针对性的分层精准教育,满足了不同学习能力学生对课程的需求。改革中,学校头一回站在了改革的中心,得以从学校定位、师资实际和生源特点出发构建自己的课程体系,从而让学生获得了更多的学习选择权,教师获得了更多的授课权,学校获得更多的教育权,并共同服务于学生核心素养的提升和创新人才的培养。

  改革的成功并非课程结构调整单兵突进的结果,也是配套政策协同推进的结果。给学生充分的选举权,最终还需要体现在评价上。一方面,浙江高中课程改革为浙江新高考改革提供了支撑;另一方面,浙江新高考改革带来了学生评价方式的改革,为课程改革提供了引领。给学生充分的选择权,还需要确保学生用好选择权,浙江从高一阶段起就开设生涯规划相关课程,为每个学生配备专职或兼职的生涯规划导师,在校外建立学生生涯规划体验基地,帮助学生多渠道了解和体验不同专业及职业特点,是确保学生在明确生涯规划基础上做好选择的关键。

  高中阶段教育是学生个性形成、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作为国民教育体系之“腰”,高中教育一头连接着基础教育,一头连接着高等教育,对提高国民素质和培养创新人才具有重大意义。浙江推进高中课程改革,走出了一条从整齐划一到多样选择的课程改革发展之路,充分激发了教育的内在发展活力,为其他地区推进高中课程改革探索出了宝贵经验。我们要充分发挥课程在人才培养中的核心作用,继续深化高中课程改革,提升学生核心素养,培养更多创新人才。

        (本报记者 蒋亦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