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3牶恿鞅患斐隹股匚廴荆鸵┱獬≌倘死嗫焓淞寺穑
发布时间:2019-05-30 03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7

抗生素的问世,堪称人类抗击感染性疾病的里程碑。但随着抗生素的应用范围变广、应用频率变高,耐药性正成为新的医学难题。


5 月 27 日,一项最新研究指出,全球 65% 的河流被检测出抗生素成分污染。显然,抗生素耐药这场仗,正变得越来越难打。




65% 河流中发现抗生素,最严重者高于安全范围 300 倍


来自英国约克大学(University of York)的研究团队,分析了来自全球六大洲 72 个国家的 711 个河流样本。这些采样地点中包括许多世界上著名的河流,如多瑙河、湄公河、塞纳河、泰晤士河、底格里斯河等。


研究结果表明,65% 河流中被检出含有抗生素成分。其中,分布最广泛的抗生素是甲氧苄啶,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下尿路感染,近一半(307/711)河流采样点中被检出含有这一成分


根据抗生素耐药性产业联盟(AMR Industry Alliance)发布的最新标准,不同种类抗生素在水体中检测出安全浓度范围为 20~32,000ng/L。


与这一标准相比,15.6% 河流(111/711)中抗生素浓度超过安全水平。最常见超过安全浓度的抗生素是环丙沙星(51/711),主要用于治疗多种细菌感染。


从区域分布上看,亚洲和非洲被检测出河流抗生素浓度最高。污染最严重的河流采样点在孟加拉国,被检出高出安全浓度 300 倍的甲硝唑。


当然,这并不代表欧美地区河流的抗生素污染就不需要重视。作为欧洲第二大河的多瑙河是该大陆污染最严重的河流,采集样本被检出七种抗生素,其中克拉霉素含量接近安全浓度的 4 倍。


非洲 35% 采样河流抗生素浓度超过安全范围

(图源:The Guardian)


据研究人员分析,河流中抗生素主要来自接受药物治疗的人类和动物的排泄物、废水处理厂和制药厂的排放。检测结果中抗生素浓度高的地点,通常靠近污水处理厂、废料场及部分政治动荡地区。


目前,该研究小组计划评估全球河流抗生素污染水平对野生动物的影响,据研究小组分析,河流抗生素污染带来的影响很可能十分严重,「在肯尼亚的部分河流中,抗生素浓度已经高到鱼类无法生存的程度。」


环境学家 Alistair Boxall 教授认为,这项研究结果「相当可怕而令人担忧,这意味着,世界各地的河流系统已经受到抗生素化合物的广泛污染,而河流抗生素污染很可能是全球抗生素耐药问题的重要影响因素。」




30 年后,抗生素耐药可能每年造成 1000 万人死亡


Boxall 教授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就在上个月,联合国发布警告称,随着越来越多的低级别抗生素广泛耐药,同时缺乏更具效力的新药问世,抗生素耐药已经成为一场「迫在眉睫的全球危机」。


事不宜迟:将我们的未来从耐药感染危机中拯救出来


报告指出,目前,耐药性感染每年造成 70 万人死亡,其中 230,000 人死于耐药性结核。除了人类医疗外,在畜牧业和农业中过度应用抗生素和抗真菌药物,都在加速这场被公众及政府忽视的公共卫生危机。


专家警告,如果各国政府仍不重视并采取统一行动,据估计到 2050 年,抗药性感染每年将造成 1000 万人死亡,许多常见手术(如膝关节置换术、剖宫产等)的风险将远远超过当前水平。


而这样大规模的人口死亡及增高医疗风险带来的相应花费,将会带对全球经济发展带来冲击,其损失规模可能堪比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缺的不是解决方案,缺的是重视……和钱


怎么办?这项报告给出给全球政府开出了明确的解决方案:联合国成员国共同制定抗生素滥用管理计划、禁止应用医学领域重要的抗生素促进家畜生长、设置更加严格的抗生素销售门槛等。


但显然,抗击耐药问题缺的并不是方案,而是重视。


联合国抗菌素耐药性机构 Haileyesus Getahun 博士表示,「我们没有看到全球各地政府在面对耐药问题时,表现出和其他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如全球气候变暖、艾滋病)中相当的政治势头与手段,这种忽视将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缺重视,更缺钱。


在许多经济欠发达地区,由于缺乏清洁水源且污水处理系统不发达,全球有数百万人因饮用不洁水源而感染病菌。


而当地居民生病后,因为过于贫困,无法负担正规就诊的医疗费用,往往会选择直接从毫无医疗专业知识的街头小贩处购买廉价抗生素——「抗生素滥用」问题正是全球耐药性感染的重要症结所在。


另一方面,这些欠发达国家政府也没有能力监测国内的耐药性感染情况。


据联合国调查显示,全球 146 个国家中有 39 个无法提供畜牧业应用抗生素的具体数据。而动物身上的耐药菌往往可以通过食物和水源转移到人类,从而增强人类群体中的细菌耐药性。


欠发达地区缺钱,发达国家也缺钱。


联合国报告中提供的另一个关键出路,是呼吁政府采用更丰富的经济激励措施,鼓励药厂研制新的抗菌药物。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1980~1984年全球共获批 19 种新型抗菌药物。到了2010~2014 年间,全球仅有 6 种新的抗菌药物获准,且其中大部分是现有药物的补充。


新药的缺乏,和抗生素耐药现状及经济投入回报比低有关。


目前,开发一种款新型抗菌药可能至少要花费 5 亿美元。新药研发成功后,医生出于降低目标病原体出现耐药可能性的目的,会尽量少使用这种新型的药物,这就限制了新药的销售量。而且,即使医生开出药物,由于新药效果更好,患者往往服用 1~2 周后停药,单次购买量低。


抗生素耐药性产业联盟主席Thomas Cueni 表示「新型抗菌药物没有可持续的消费市场」,没了持续的市场经济回报,这自然就限制了制药公司获得初始投资的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联合国报告呼吁政府也要扮演起经济回报药厂的角色,「呼吁重视公共利益是很重要,但制药厂商真正需要的还是钱。」Thomas Cueni 如是说。




人有国界,但病菌没有国界


在联合国报告中,发达国家显然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报告呼吁,发达国家应该帮助贫穷国家支付一定的公共卫生费用,保障当地居民获得疫苗接种,并协助当地生产必须的抗生素、建设清洁水源及污水处理系统。


正如本文开头的全球河流抗生素污染的研究结果所揭示的,人类与耐药性这场仗的斗争范围,从来不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一个大洲,而是整个地球。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抗生素耐药中心主任Lance Price 强调:「即使我们可能并不关心其他落后地区人民由于缺乏清洁水源导致耐药性感染的痛苦,但我们必须意识到,人类有国界,但细菌从不承认人类的国界。」


如果我们不重视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问题,那么细菌总有一天穿越所有人类制定的界限,来到我们的身边,杀死我们。而且这一天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来得更快。」


目前,我国氟喹诺酮类耐药性高达 60%,在世界范围内都极为少见;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已成为我国院内感染的重要病原菌之一;在我国基层医院,感冒用抗生素比例达到 60~70%,但病毒性感冒根本不需要使用抗生素;此前「超级细菌」的出现,也正是抗生素滥用的恶果初现。


抗生素耐药这场仗,正变得越来越难打,希望人类不会面临「无药可用」的那一天。



作为一线临床医生,你是否已经感受到,抗生素耐药问题给日常诊疗工作带来的影响?





参考来源:

1. The Guardian-World's rivers 'awash with dangerous levels of antibiotics'

2. The New York TImes-UN Issues Urgent Warning on the Growing Peril of Drug-Resistant Infections

3. 新华社-钟南山:细菌耐药形势严峻 合理使用抗生素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