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稀土反制美国?发改委回应: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发布时间:2019-05-29 19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5

华夏时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导言

全球几乎所有的高科技产物都离不开稀土,这个被普遍用于电子、石化、冶金等重要领域的工业“维生素”少有替代品。我国是世界第一稀土生产大国,很多发达国家是稀土需求大国。加强稀土资源的开发利用,对中国和整个世界经济发展都具有积极意义。


2019年5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江西赣州考察时,首站就选择了实地调研相关稀土企业,并就推动稀土产业绿色可持续发展做出重要指示。


有不少舆论认为,当前中美经贸摩擦持续升级,稀土作为中国的优势战略资源,可能成为中国对美反制的重要筹码。



针对这一观点,5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在产业分工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没有协同合作就没有发展进步。作为世界最大的稀土材料供应国,中国一直秉持开放、协同、共享的方针推动稀土产业发展。一方面,我们坚持稀土资源优先服务国内需要的原则;另一方面,我们也愿意满足世界各国对于稀土资源的正当需求。


中国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张安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和以往中国大量出口原材料不同,现在中国稀土产业链中,工业电机、各种大型机械设备、高铁稀土永磁电机等已经非常常见,在稀土新材料领域,国内技术已经可以和国外相抗衡。


“中美两国产业链高度融合,互补性极强,正所谓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贸易战没有赢家。对于稀土是否会成为中国反制美方无端打压的反制武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如果有谁想利用我们出口稀土所制造的产品,反用于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那么我想赣南原中央苏区人民、中国人民都会不高兴的。”上述发改委负责人表示。


稀土之争


5月26日,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美国唯一的稀土矿芒廷山口材料公司成为美中贸易战中一个不同寻常的受害者。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芒廷山口矿的经营公司表示,由于中国从6月1日起上调对美国部分精矿的关税税率至25%,它将在2020年底开始自己进行矿石加工。


此前,芒廷山口材料公司将矿石出口到中国,在中国加工成钕、铈及其他元素,用于磁铁、电动汽车、智能手机和大量工业应用和电子产品。


据了解,全球几乎所有的高科技产物都离不开稀土,这个被普遍用于电子、石化、冶金等重要领域的工业“维生素”少有替代品。根据美国国防部统计,美国是含有稀土的国防和商业终端产品的主要消费国,其对稀土的需求约占全球需求的9%。而在2014-2017年间,美国80%的进口稀土化合物和金属来源于中国。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介绍,稀土属于不可再生资源,总共包括17种元素,通常可分为轻稀土和重稀土两类,重稀土更具价值。稀土元素拥有优良的光电磁等物理特性,微量的稀土元素加入其他材料后,往往可以大幅提高产品的质量和性能,起到“点石成金”的作用,被誉为现代工业的“维生素”。稀土元素在冶金、石化、光学、激光、储氢、显示面板、磁性材料等现代工业领域均有广泛应用。


“特别是随着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不断进步,稀土元素的应用范围正在进一步拓展,其战略价值和重要意义将更加凸显。”他说。


据了解,就当最近美国将一轮又一轮的关税大棒挥向中国的时候,在其长长的加征关税产品清单中,中国稀土却一直不在其列。


然而,一边大量进口中国稀土,一边却对中国电子产品挥舞大棒。


“所谓’独柯不成树,独树不成林’,在产业分工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没有协同合作就没有发展进步。作为世界最大的稀土材料供应国,中国一直秉持开放、协同、共享的方针推动稀土产业发展。关于中美经贸摩擦,有关部门已经多次发表严正声明,我在这里愿再次重申,中美两国产业链高度融合,互补性极强,正所谓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贸易战没有赢家。你提出稀土是否会成为中国反制美方无端打压的反制武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如果有谁想利用我们出口稀土所制造的产品,反用于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那么我想赣南原中央苏区人民、中国人民都会不高兴的。”上述发改委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在以往多次展开的“稀土大战”中,中国吃了不少亏,但近年来,中国的话语权越来越高,美、日也开始忌惮中国在稀土领域的影响力。


“从过去的出口原材料,到现在的出口稀土功能材料,稀土产业链逐渐在向下延伸。以前我们擅长的还是稀土功能材料的生产,也就是初级产品。但现在,稀土永磁材料用于工业电机、各种大型机械设备、高铁稀土永磁电机等我们都已经掌握,在稀土新材料领域,国内的技术并不比国外差。”张安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带动赣州发展


我国是世界第一稀土生产大国,很多发达国家是稀土需求大国。加强稀土资源的开发利用,对中国和整个世界经济发展都具有积极意义。赣州拥有不可比拟和无法替代的稀土资源,其中重稀土占全国的80%,门类齐全、品位优越,素有“稀土王国”的美誉,可以说稀土产业在赣州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过,在1995-2005年间,中国稀土是以出乎意料的白菜价大量销往海外,原本储备量占世界71%的稀土,在疯狂的“大甩货”之下,损失超过55亿美元。2017年,我国稀土储备量占世界的36%。


近年来,赣州市通过整合市场资源、加大研发投入,分离冶炼技术达到国内领先水平,产业规模占到全国总量的三分之一,已成为中国重要的稀土冶炼产品生产基地及新材料产业基地,初步形成了链条完整、特色鲜明的稀土产业体系。2018年,赣州稀土产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60亿元。


但同时,赣州稀土产业发展也面临着很多挑战。例如:企业整合进度缓慢,尚未充分发挥规模效应;企业管理能力较弱,生产仍比较散乱;绿色开发能力滞后,环保安全问题还比较突出;研发投入不足,高端产业应用有待提升等。


“近年来,稀土产业发展有很多的进展,在资源管理上进步很大,在打击黑色产业链、非法开采、乱采、乱挖、盗采等行为得到了遏制。在环保治理方面也有了长足的进展,从矿山开采企业、冶炼分离企业和综合回收利用都能达环保标准和规定的要求。”张安文介绍。


就在去年10月,自然资源部、工信部等八部门发布《关于组织开展稀土行业秩序整顿专项督查的通知》,高压打击稀土违法违规行为,重拳整治行业秩序。


与此同时,在稀土的开采和提炼环节,中国已经积累了相当大的优势,大量的稀土原料可以在国内进行深加工,以更高的附加值进行出口。


2017年底,我国正式开放稀土进口。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进口混合碳酸稀土28846吨,进口氧化稀土8876吨,成为世界最大稀土进口国。


据介绍,此次习近平前往赣州,很大程度是由于对加快推动赣州等革命老区高质量发展的高度重视。近年来,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发展速度很快。但由于基数低、底子薄,总体经济规模和人均水平仍然较低。特别是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习近平曾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2012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开启了赣南等原中央苏区跨越式发展的新征程。

NEWS